1. <em id="es01o"></em>

    <em id="es01o"><ol id="es01o"><nav id="es01o"></nav></ol></em>

    1.    中直機關 網站聯盟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中直黨建網

      一位老共產黨員的忠誠之歌

      ——追憶原中央直屬機關工委離休干部喬青同志

      記者 梁 穎 謝淳子

      2018年05月10日08:16    來源:中直黨建網

      平凡與偉大之間相隔多遠?

      有時像在世界的兩極,永不會相遇;有時又仿佛在咫尺之間,攜手同行。

      2018年3月10日,一位老共產黨員安詳地走完了他平凡的一生……

      “我生命逝去,后事從簡,遺體火化,骨灰撒向大海。我的工資、定期存款,先交黨費十萬元給中央直屬機關工委……”

      這是他病重住院期間,在一張病情記錄單上顫顫巍巍寫下的遺囑。

      得知這個遺囑,所有認識他、熟悉他的人,以及聽說了他的經歷的人,都覺得,這對于他,只是一生當中所做的又一件很普通的事情,是他對黨永遠忠誠的又一次體現。

      這位老人就是原中央直屬機關黨委常委、秘書長喬青。 

      有一種信念叫理想——“社會主義得往前走,得一輩一輩接茬兒干”

      1919年,喬青出生在山東萊蕪一個農民家庭。

      一百多年前的中國,軍閥連年混戰,貪官污吏橫征暴斂,地主惡霸殘酷剝削,再加上嚴重的自然災害,勞動人民在水深火熱之中苦苦煎熬、掙扎……

      1937年,17歲的喬青考入萊蕪縣師范講習所,想畢業后當一名教員。他最喜歡聽一位姓邊的老師講課,因為“他講的事情很新”。從《共產黨宣言》發表到俄國十月革命勝利,從蔣介石背叛革命到日本帝國主義的侵華野心,從新文化運動到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土地革命,這些話喬青雖然似懂非懂,但字字句句都敲打著他這顆年輕的心,使他莫名感到熱血澎湃。“只有共產黨才能救中國”這句話像顆種子,在心里慢慢扎下了根。

      一年后,在侵華日軍的鐵蹄下,萊蕪淪陷,學校被迫解散。喬青參加了青年救國會,知道了他一直崇敬的邊老師原來是位地下黨。在邊老師的影響下,喬青逐漸加深了對共產主義,對中國共產黨的認識。加入黨組織、跟黨走,喬青決心要走這條路。

      1938年7月,在一個漆黑的夜晚,黨組織在一處隱蔽的河灘中召開支部會議,喬青莊嚴地舉起了右手,握緊拳頭,聲音低沉但鏗鏘有力地進行了入黨宣誓。隨后他義無反顧地參加了八路軍,走上了革命之路。

      因為投身革命,喬青的父親受到牽連,被日偽軍殘害致死。烽火連天的年代,加入中國共產黨,就意味著犧牲,意味著隨時準備掉腦袋。然而,哪怕是這樣,還是有人義無反顧、前仆后繼地加入到黨組織當中來,匯集成了越來越壯大的革命隊伍,因為中國共產黨給無數像喬青一樣的人們帶來了希望,激發了他們的民族大義。在他們心中,大家比小家重要,國家的光明前途比個人的榮華富貴重要,革命理想比生命更重要。

      “革命就是要掉腦袋的,我和老喬一樣,自己的親人和身邊的戰友有好多人都犧牲了,盡管有犧牲,但我們都沒有動搖過。我們親身地體會著,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就沒有我們的立足之地……”工委離休老干部陳林與喬青經歷相仿,憶起當年她無限感慨。

      “實現共產主義社會,勞動人民就可以各盡所能,各取所需,過著美滿幸福的生活。但這樣的社會,不是等著它自己走來,還必須進行艱巨的斗爭。共產黨代表中國人民的利益,它領導人民最后要在中國實現共產主義。因此,做一個共產黨員是光榮的。”斗轉星移,今天,當我們再一次翻閱喬青的檔案時,看到他在1952年寫下的這段話,依然讓我們感受到他忠誠于黨、忠誠于黨的事業的堅定信念。

      “你得入黨,社會主義得往前走,得一輩一輩接茬兒干,入了黨,你就能明白肩上擔的責任。”對于喬青的子女來說,這段話是他們記憶最深的家訓,入黨、接受黨組織考驗,這是喬老對子女最基本的要求。

      “像喬青這樣的老革命、老共產黨員,經過了血與火的考驗和洗禮,他們最可貴的就是有一種精神力量,這種精神和信念就如同心中的定海神針,任憑風吹浪打,我自巋然不動。”離休老干部劉文光如是說。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反復強調理想信念的極端重要性,指出理想信念是共產黨人的精神之‘鈣’,堅定理想信念,堅守共產黨人精神追求,始終是共產黨人安身立命的根本”,中央和國家機關工委分管日常工作的副書記孟祥鋒這樣說道,“喬青同志用一生的奮斗向我們詮釋了老一輩共產黨人堅定的理想信念,我們要向他學習,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書寫新時代共產黨人的忠誠之歌。” 

      有一種本色叫忠誠——“只要黨需要我、工作需要我,我就要做”

      喬青一生中,始終說老實話、辦老實事、做老實人,黨叫干什么就堅決干,黨不讓干什么就堅決不干,一以貫之保持著共產黨人忠誠本色。

      忠誠,沒有統一的標準和規范,沒有量化指標和硬性要求,看似無形,不易考量。實則,對忠誠的考驗卻是無時無事不存在,它不是抽象的,而是具體的。

      喬青同志為黨兢兢業業工作了50年,經歷過十幾次工作變動,其中4次跨省調動。他在山東扛過槍、在延安養過馬、在五七干校當過炊事員、在高校擔任過黨委副書記、在中直機關做過組織部長……真正踐行了“革命戰士一塊磚,哪里需要哪里搬”的信條。每個工作崗位,他都勤勤懇懇、一絲不茍,從不計高論低、不圖安逸享受,工作中再苦再累也從不抱怨,自始至終堅守對黨的誓言,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

      1979年,組織把喬青從江蘇調回北京,安排到中央辦公廳政治部工作。那時喬青在江蘇已先后擔任了省直機關行政管理局局長和南京藥學院黨委副書記、副院長,都是領導崗位,回京只是做普通干部,兒子喬新一跟他開玩笑說:“別人當官都越當越大,您這官怎么越做越小了?”喬青嚴肅地說,“只要黨需要我、工作需要我,我就要做。”

      “對黨負責,用干部沒有一點私心。”回想起到原中直黨委的經歷,老同事張萬祥對喬青很是敬佩。1979年,喬青參與重新組建中直黨委,負責干部甄選和考察工作。盡管他與張萬祥早已彼此熟悉,但本著對黨負責、為黨甄選好干部的原則,喬青仍然對張萬祥之前幾年的工作經歷、工作表現、工作成果進行了嚴格考察,嚴肅認真地執行了各項考察程序。

      離休后,喬青依然像在職時那樣,事事處處維護黨的形象。他聽不得抹黑黨的言論,不管什么場合,不管是誰說的,只要讓他碰上了,他都要去管。喬青一生親歷了很多政治上的大事,有時家人好奇向他打聽,喬青什么都不透露。“你們也甭打聽,我也不會說”,他經常掛在嘴邊的話就是,“永遠記著,黨是正確的、中央的決定是正確的,作為黨員干部就要堅決和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有一種境界叫淡泊——“多少同志在槍林彈雨里犧牲了,我幸運地活了下來,已經很滿足了”

      喬青有個幸福的家庭,子女孝順、夫妻和睦。前些年,老伴患病長期住院,盡管有子女照顧,年逾九旬的喬青還是堅持每周去醫院探望,有時還會在路上買個玩具娃娃去哄她開心。夫妻感情甚篤,一輩子很少因家庭瑣事鬧別扭,但那一次例外。

      喬青的老伴也是建國前參加工作的離休干部,離休時只是副處級,眼見一些后來的同事升了局級、甚至部級,心里難免覺得不平衡,有一次就絮叨了幾句。一向溫和的喬青急了眼,“你這個思想有問題!現在已經不錯了,還要什么!”

      老伴知道,他一定是又想起那位戰友了。

      多少次午夜夢回,在靜靜的村子里,槍炮聲又震耳欲聾地轟響起來了……

      那是1938年的臘月二十七,冰天雪地、寒風刺骨。喬青跟著部隊在萊蕪西冶河村的玉米地里準備伏擊日偽軍,結果遭到敵人的反包圍。寡不敵眾,只得撤退。喬青和一個16歲戰友一起,倆人一路邊打邊撤。敵人的機槍不停地在身后掃射,一顆子彈從喬青的右臀打進、大腿穿出。再一陣機槍聲響起,喬青眼睜睜看著身邊的戰友一頭栽到雪地里,再也沒能起來。戰友的生命永遠定格在了16歲。雪白血紅,那一幕,是喬青的心里永遠抹不去的痛。

      “我已經很幸運了,革命初期挨了一槍,僥幸活下來,后來又跟著大部隊進了機關、當了干部,多少同志在槍林彈雨里犧牲了,沒能走到今天,我還有什么不滿足的”,喬青總是這樣說。

      喬青把物質享受看得很淡。他吃的簡簡單單,穿的樸素整潔,家里用的都是幾十年沒換過的老式家具。他對自己節儉,但對扶危濟困卻出手大方:“希望工程”,他多次捐款;汶川地震、玉樹地震,他在機關離退休黨員干部中捐款最早、捐得最多;家中保姆生活困難,在甘肅老家兩個孩子的學費,十幾年來他不知道補貼了多少。

      喬青把名利看得很輕。他一心撲在事業上,從未向組織提過關于自己職務晉升的事。在職期間,按規定每年都可享有的置裝費,他只在唯一一次出訪羅馬尼亞時申請過;老干部北戴河休假,他直到93歲才第一次去,“就這一次,以后不來了”;幾十年來一直住的是沒有電梯的老樓房,幾次房改,都沒有申請調換,即便是領導提出來,也被他婉言謝絕。

      喬青唯獨把黨和組織的事看得很重,生怕給組織添麻煩。

      每逢元旦春節等傳統節日和老同志生日,單位領導就會帶隊到家中看望慰問。喬青總覺得自己為黨做事不多,但黨組織這么關心自己,實在過意不去。“我活得太久了,不知道怎么活這么長,給組織添麻煩了。”每每想起喬青的這些話,機關辦公室的同志都會為之動容。

      今年春節前夕,單位組織部的同志去醫院看望喬青,只見他身上插滿各種管子,心電監護儀上起伏的曲線和跳動的數字看得讓人揪心,“您老還有什么要求,盡管提出來。”喬青同志還是那句重復了無數遍的話,“謝謝組織!謝謝啦!我什么要求也沒有”。

      有一種力量叫榜樣——“我這輩子沒有什么驚天動地的活動,風風雨雨幾十年,都和黨的命運連在一起”

      一個共產黨員的使命,不是在離開崗位的那一天就宣告結束,而是要到生命停止的那一刻才算完結。

      “我一輩子也沒攢下多少錢,你們也別打算分到多少錢。”喬青在彌留之際對病床邊的家人說,“我要交10萬元黨費,這是原則,是黨員就得交黨費。”

      喬青的子女不約而同地聯想到,以前總勸老爺子有錢就花,別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時,父親總說那四個字:“錢我有用”。其實,喬青早已經盤算好了。

      在病床上,只要有點精神,他仍舊要看新聞聯播,這是他堅持了幾十年的習慣——每天收看新聞聯播,自費訂閱了《人民日報》《求是》雜志以及多種黨刊和黨史書籍,每天至少堅持閱讀1小時,雷打不動。

      喬青生命的最后幾天,正逢全國兩會期間。他的子女向我們述說:“看著電視里播放的兩會新聞,他的精氣神一下子好了不少。‘習近平總書記這一代領導集體好啊,有才智、有視野,對國家有責任,在他們的帶領下,未來的中國大有希望’,說這話的時候,他的聲音忽然大了許多,眼睛里也泛著少有的光彩。”

      遺憾的是,沒趕上他最想看的習近平再次當選國家主席那一刻,喬青就走了。

      跟黨八十年,信黨一輩子。

      喬青曾經多次這樣飽含深情地說:“我這輩子沒有什么驚天動地的活動,但也沒有做對不起黨的事情,風風雨雨幾十年,都和黨的命運連在一起,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我這一生,為黨、為革命工作是我的意愿。”

      滴水現光輝,平凡育忠誠。喬青以他永遠跟黨走,對黨無限忠誠的精神力量深深感動著我們,為中央和國家機關廣大黨員做出了榜樣。

      “喬老的一生,像一本厚重的大書、像一塊質樸的白玉”,曾經采訪過喬青同志的一位青年干部感慨地表示,“他帶給我們的不僅是感動,還有對黨的忠誠,對使命的執著,對初心的堅守,以及對生命意義的深刻理解。”

      “喬青的一生平凡而偉大,99年的人生道路、80年的革命生涯,他用一生向我們詮釋了什么是堅定的理想,什么是絕對的忠誠,什么是純潔的黨性”,平時跟喬青同志接觸最多的機關老干部處的同志動情地說,“在喬青的身上,我們看到的是中國共產黨人的優良傳統和作風,讀到的是一位老共產黨員的忠誠之歌、信仰之歌。”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喬青同志永遠地走了,但他留給我們的是永不褪色的革命精神、永不變異的紅色基因,這,正是我們接續奮斗的精神力量。

      (責編:張成付、韓剛)

      中直黨建云平臺

      中直領導面對面

      地方黨建

      东方6+1中奖查询器

      1. <em id="es01o"></em>

        <em id="es01o"><ol id="es01o"><nav id="es01o"></nav></ol></em>

          1. <em id="es01o"></em>

            <em id="es01o"><ol id="es01o"><nav id="es01o"></nav></ol></em>